您当前的位置 : 河北见义勇为网 >> 文苑风景
散文|洛河滩上
日期:2022-03-07 16:37:00 来源:河北法制网
【字号:

  □ 闫辰国

  1984年11月的一个晚上,一列绿皮火车从邢台站出发,载着100名胸戴大红花的任县籍的新兵向南驶去。我就是其中的一员。

  窗外,农田、山川、村庄,还有一座座喧嚣的城市,像超高清画面一帧帧快速掠过。凌晨时分,火车停靠在了九朝古都洛阳站。五辆大卡车早已在车站广场一字排开,等待接转这些新兵。大卡车车厢上四根拱形铁柱,覆盖着一层绿色篷布。车上没有凳子,新兵们并排坐在自己的背包上。车辆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,风夹杂着沙尘灌进车内,新兵们不由得打几个喷嚏,把肥大的棉衣裹了再裹。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颠簸,大卡车终于在河滩的一处院落里停了下来。

  第一次告别家乡,来到这“七山二塬一分川”的“绿竹之乡”,心里不免怯生生的。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。远眺,山川道路一览无余,大片大片的竹林尽收眼底,一条白练近在咫尺。这条河人称洛河,是河南省豫西地区最大的河流。再看眼前这座院子,它坐落在风吹石头跑的洛河滩上,用黄土“干打垒”围起的院墙,因多年失修被风雨剥蚀得只剩下一米多高。

  院子西北角盖着两排简易房,房屋主体是“干打垒”建起的。“干打垒”就是用夹板夹住两侧,中间填土,用石锤将黄土一层层夯实。尖尖的瓦房顶上长着瓦松,破旧的红瓦下面覆着一层油毡,房梁主体是用钢材焊制的,一眼就能看出,这原是些仓库。房子前面有两个窗子,窗子是用木条钉成的“井”字,窗户外面钉着一层塑料布。屋子里面,木床板一张张紧挨着,床板下用长条凳架着,床板上有一层草苫,这就是我们的宿舍。这三间大通铺住着一个新兵排,另一个排在它的隔壁。

  新兵入伍时,每人随身携带的行军包无处安放。连队领导有办法,在房梁靠墙的两侧各拉起三道铁丝,行军包一字排开悬在空中,犹如火车上的行李架。房间里生着两座煤炉子,用于取暖和烧开水。冬季,河滩风大。风起时,风从房屋的各个缝隙灌进来,被子上浮着一层尘土……

  新兵到部队第一课就是学打背包和整理内务。打背包是为了随时应对紧急情况,需要迅速转移。背包绳三横压两竖、背包带从被子里穿进去,打个结即可,这好学。叠被子可不简单。到部队的当天晚上,看到大通铺上班长已经铺上了洁白的床单,床头放着叠得四四方方、有棱有角的旧军被,乍一看还以为是件艺术品。班长说,叠被子是慢活,不是一蹴而就的。要想把软绵绵的被子折叠成方方正正的“豆腐块”,须下一番苦功夫。为此,不少人主动放弃休息时间练习叠被子,因为连里每周都要评比内务,所以谁都不甘落后。

  院子里,有一口水井。平时,一百多人的生活用水都是用水桶打上来的。刚打出的井水有温度,还冒着热气。当你在院子里洗漱完回到宿舍后,发现毛巾上已沾满了冰凌碴子。

  开饭了,每个班围成一圈蹲在大操场上。值日的新兵从炊事班打来饭菜,分给大家。吃完饭,碗筷没有地方放置。连队给每人做了一个白布袋子,刚好把碗筷放进去。把布袋口的绳子一拉,灰尘进不去,挂在室外土墙的铁钉上,一个班一排,整整齐齐。袋子上写着自己的名字,不会拿错。

  训练开始了。操场上,班长们“站如松、行如风、坐如钟”,军事素质硬邦邦。他们是刚参加完新中国成立35周年北京大阅兵归来后,直接到新兵连来训练我们的。听说他们在北京阅兵村驻训5个月,人人都瘦了一圈,牛皮鞋就踢坏了两双。他们对新兵的训练很严格,从单兵教练到班教练,从分解动作到连贯动作,循序渐进、逐步加强。虽然已是隆冬时节,但新兵们人人脸上淌着汗水。每天下午训练结束时,连队要组织集体会操,以检验当天训练效果。在众目睽睽之下,全班出列,新兵们虽然动作生涩,但看得出来大家是认真的,跑步喊口号个个憋足了劲,张大嘴巴喊得眼睛直冒金星。有的因为过度紧张,做错了动作,羞愧得满脸通红,难过得吃不下、睡不着……

  晚上,也不闲着。不是学条令条例,就是学唱歌曲,《说打就打》《打靶归来》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等都是那时学会的。每周,部队放映人员专门来到这里,在操场上放一场露天电影。放映前,大家排好队坐在小凳子上,组织拉歌比赛,那场面火爆热烈。电影开始了,伴随着故事情节,新兵们或激动、或愤怒、或流泪。有些电影的名字至今还能记起。

  寒风萧萧万物凋零的冬天,大地冰封,空中雪花漫舞,劳累了一天的新兵们刚刚进入梦乡,便被一阵急促的哨音惊醒。大家迅速穿好衣服,打起背包,在操场集合。连长说当兵就要随时做好打仗准备,保家卫国就要练就过硬的本领。紧急集合有时一个晚上能搞两三次,第二天还不能影响正常训练。

  星期天是最幸福的日子,可以让疲惫的身心得以放松。上午,几辆大卡车准时来接我们到机关大院洗个热水澡。新兵们站立在车上,手抓着车上的拦板或钢管,一路行进,一路歌声。下午,新兵们有的在给家里写信报平安,有的在聊天儿。县城照相馆的摄影师瞅准时机,来到营院,提着“海鸥”牌120型照相机,为我们留下了一张张难忘的照片。

  我喜欢冬天的洛河。洛河在冬季枯水期水面下降,河床上裸露着遍地圆润的鹅卵石,小似拳,大如斗。水很温顺,日夜不停地唱着歌儿……我洗衣服多是端着脸盆来到营区外的河滩上,脚下踩着形色各异、大小不一的鹅卵石,心里有种别样的感觉。水面较浅的地方,与鹅卵石一起冻了厚厚的一层冰。流动着的河水,清澈见底,偶见鱼虾游动,河面上袅袅氤氲着一层水汽。用手撩拨一下河水,水并不凉。洗完衣服当把手从水盆里拿出来,立马就感觉到手冷得钻心。

  当一棵棵老树突兀傲立,当空中的星星还眨巴着眼睛,当洛河水还在耳边回响,当起床哨子还没有吹响,就有战友偷偷地起床,开始清扫院子,从井里取水送到炊事班,还有的是因为某项科目考得不理想,赶在大家起床前在自我训练……他们要给家乡争光,为父母添彩的信念是一致的。

  经过三个月紧张而艰苦的训练,经考核成绩合格。部队为我们颁发了领章与帽徽。从那一天起,我们成了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。“我爱领章红,日夜放光辉。我爱军装绿,染得山河翠。我是光荣的解放军,我爱我的称呼美……”1985年春节前夕,我们迈着整齐的步伐,唱着《我爱我的称呼美》歌曲,被分配到了各自的老连队……

  (作者单位:邢台市公安局信都分局)

责任编辑:张鹏宇
相关新闻
主办单位:中共河北省委政法委员会 河北见义勇为基金会
备案序号:冀ICP备2021028580号-1 技术支持:长城网
最佳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.0或以上